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许小婉,在过往的省部级落官员贪腐案中,也曾牵出过不少“公共情妇”。

许小婉

“万庆良与陈弘平共有情妇”

2015年6月,继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、揭阳市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、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原副科长、总工程室原主任罗荣辉先后在佛山受审后,另一名牵扯到广东省揭阳市官场腐败窝案的女子——许秋琳涉嫌行贿案,也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近日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许秋琳以行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许秋琳,曾用名许小婉。据媒体报道,许秋琳背后藏着一段“比重庆赵红霞与雷政富等官员还要狗血的故事”,被指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万庆良受审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04年至2008年,万庆良担任揭阳市委书记,陈弘平担任副书记,许秋琳是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据媒体报道,广东省纪委在查办陈弘平案时,发现陈有情妇并育有一子。在询问该涉案女子时,其最终供出与万庆良亦秘密育有一子。另称,万庆良结识该女子在先,万庆良、陈弘平两人彼此之间对对方的事均不知情。

该女子便是许秋琳。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15年4月,陈弘平在佛山中院受审,他在当天庭审最后阶段,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。“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,都是我害了他们,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,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。”

而许秋琳在2015年6月庭审最后陈述阶段说到,“我出生后就被父母抛弃,从小是外公外婆抚养我长大成人,5岁开始生活就可以自理。我有六个孩子,最小的才10个月,其次一个23个月,快三年了我没有见过他们,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了,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。”

李薇

李薇

李嘉廷、陈同海、杜世成三人共占情妇

李薇是一名让全国瞩目的“公共情妇“,她是越南出生的法越混血儿。

据媒体报道,李薇本为越南居民,因避战乱,七岁左右随父迁入云南省红河州。

1996年,33岁的李薇拿到了第一个合法身份证件,并很快与一名处于离异状态的时任红河州烟草局主要领导结婚。得益于丈夫的引见,以及烟草这一线性的人脉关系,李薇迅速接近本地高层,其中包括被其视为“家门”的时任云南省长李嘉廷,并发展成为情人关系。

2001年,李嘉廷被查,两年后因受贿1810余万元终审判处死缓,而李薇则涉案不深,侥幸脱险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李嘉廷案发后,李薇对身边人所说:“不能将所有的资源与机会寄托在一个人身上,要组成一个巨大的关系网,伞一样的网。”

随后,李薇到北京,经人介绍,认识了中国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,又经陈同海引见与山东省委原副书记、青岛市委原书记杜世成相识。这个异乡女子,由此周旋于多个省部级高官之间,并一直与各方保持暧昧的关系。

陈同海

2007年10月,陈同海被“双规”,2008年1月被指罪名涉及“利用职权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;生活腐化”等,这里的情妇便是李薇。

2008年2月,原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案在厦门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宣判,杜因受贿罪获刑无期,他被认定受贿626万余元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杜世成的“双开”通报显示,他在担任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和市长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,本人或伙同情妇收受他人财物达数百万元;生活腐化。

胡昕、胡磊“姐妹花”

均为金道铭情人,并与多名山西落马官员有交集

2014年2月,中纪委宣布对金道铭进行组织调查。这位在山西省为官8年,先后任省纪委书记、省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的金道铭,最终在就任省人大副主任月余后,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。

据媒体披露,金道铭案发,源于两名山西女子胡昕、胡磊。这两人据称是姐妹,均为金道铭的情人。

随后3月,两位山西女子——胡昕、胡磊也遭调查。这二胡姐妹花被称为金道铭的两个红颜“白手套”。这俩姐妹,也被指与多名山西落马贪官的有交集。

金道铭

“政事儿”发现,胡昕、胡磊两姐妹原是太谷县铁三局第三工程处职工的孩子。随后,胡家搬到太原,2002年其父亲胡祥俊在北京注册第一家“奥科新得科贸有限公司”,主营业务包括计算机网络系统的电子工程。从这开始,胡氏企业开始迅速扩张,涉及房地产、煤矿、信息技术等。胡昕也随之开始了商海浮沉,而转折出现在2008年左右。

据媒体报道,在2008到2009年左右,因为一位丧偶厅官找对象,胡昕、胡磊被介绍进入太原的厅官圈,并与金道铭结识。

2009年,胡氏家族新建了4家公司,一张横跨房地产、煤矿、电子政务等行业的胡氏商业版图开始建立。

而在胡昕的老家,“胡老二”(指胡昕的父亲胡祥俊)的女儿和一位省领导在一起并且赚了上亿的消息,已经传开。

2014年12月,金道铭被中纪委通报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索取、收受巨额贿赂;收受礼金礼品;与他人通奸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金道铭,胡昕也与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,山西省委原常委、原副省长杜善学都有交集。

“头号警花”王菲

郑少东情妇,与陈绍基“关系不一般”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上述“公共情妇”,另一名周旋于各个官场之间、利用自身美色获得权力资源的,则是涉及到多宗案件、被称为中国“头号警花”的王菲。

据媒体报道,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王菲,曾是部队的一名普通文艺干事,面容姣好,声音甜美,能歌善舞。2000年转业时,她被安排到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。刚工作时,她十分卖力地展示自己的文艺特长,只用很短的时间,就获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。

王菲每天都开着一辆白色敞篷跑车上班。据其同事介绍,“不少人怀疑她是哪位高官的情妇,毕竟她年轻、漂亮,有这个资本。”

2001年冬,公安部和中央电视台联合筹备“盛世金盾情——公安部2002年春节晚会”时,王菲与央视著名主持人联袂出场,担任主持人。此后,王菲也被称为“头号警花”。

2002年,王菲被借调到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。有报道称,她在2002年初主持公安部春节晚会时,结识了当时还是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郑少东,此后二人一直保持着“亲密关系”。

而据媒体报道,王菲之所以能够进入省公安厅,与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的陈绍基不无关系。陈绍基喜爱书法,是一个附庸风雅之人,与不少文艺界人士有密切来往。据称,“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,并不意外。”

郑少东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郑少东晋升为公安部党委委员、部长助理后,王菲也被调进公安部,担任处级干部。

2009年,郑少东被查。此后不久,王菲被郑少东案专案组带走。有报道称,王菲在被办案人员约谈时,主动交待说自己和多名高官有染,其中就有已被“双规”的公安部领导郑少东。

原标题:“公共情人”背后的落马省部级官员们

近日,深陷广东揭阳腐败窝案的神秘女子“许小婉”,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被法院以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“许小婉”真名叫许秋琳,据媒体报道,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许小婉,在过往的省部级落官员贪腐案中,也曾牵出过不少“公共情妇”。

许小婉

“万庆良与陈弘平共有情妇”

2015年6月,继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、揭阳市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、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原副科长、总工程室原主任罗荣辉先后在佛山受审后,另一名牵扯到广东省揭阳市官场腐败窝案的女子——许秋琳涉嫌行贿案,也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近日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许秋琳以行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许秋琳,曾用名许小婉。据媒体报道,许秋琳背后藏着一段“比重庆赵红霞与雷政富等官员还要狗血的故事”,被指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万庆良受审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04年至2008年,万庆良担任揭阳市委书记,陈弘平担任副书记,许秋琳是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据媒体报道,广东省纪委在查办陈弘平案时,发现陈有情妇并育有一子。在询问该涉案女子时,其最终供出与万庆良亦秘密育有一子。另称,万庆良结识该女子在先,万庆良、陈弘平两人彼此之间对对方的事均不知情。

该女子便是许秋琳。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15年4月,陈弘平在佛山中院受审,他在当天庭审最后阶段,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。“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,都是我害了他们,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,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。”

而许秋琳在2015年6月庭审最后陈述阶段说到,“我出生后就被父母抛弃,从小是外公外婆抚养我长大成人,5岁开始生活就可以自理。我有六个孩子,最小的才10个月,其次一个23个月,快三年了我没有见过他们,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了,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。”

李薇

李薇

李嘉廷、陈同海、杜世成三人共占情妇

李薇是一名让全国瞩目的“公共情妇“,她是越南出生的法越混血儿。

据媒体报道,李薇本为越南居民,因避战乱,七岁左右随父迁入云南省红河州。

1996年,33岁的李薇拿到了第一个合法身份证件,并很快与一名处于离异状态的时任红河州烟草局主要领导结婚。得益于丈夫的引见,以及烟草这一线性的人脉关系,李薇迅速接近本地高层,其中包括被其视为“家门”的时任云南省长李嘉廷,并发展成为情人关系。

2001年,李嘉廷被查,两年后因受贿1810余万元终审判处死缓,而李薇则涉案不深,侥幸脱险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李嘉廷案发后,李薇对身边人所说:“不能将所有的资源与机会寄托在一个人身上,要组成一个巨大的关系网,伞一样的网。”

随后,李薇到北京,经人介绍,认识了中国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,又经陈同海引见与山东省委原副书记、青岛市委原书记杜世成相识。这个异乡女子,由此周旋于多个省部级高官之间,并一直与各方保持暧昧的关系。

陈同海

2007年10月,陈同海被“双规”,2008年1月被指罪名涉及“利用职权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;生活腐化”等,这里的情妇便是李薇。

2008年2月,原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案在厦门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宣判,杜因受贿罪获刑无期,他被认定受贿626万余元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杜世成的“双开”通报显示,他在担任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和市长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,本人或伙同情妇收受他人财物达数百万元;生活腐化。

胡昕、胡磊“姐妹花”

均为金道铭情人,并与多名山西落马官员有交集

2014年2月,中纪委宣布对金道铭进行组织调查。这位在山西省为官8年,先后任省纪委书记、省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的金道铭,最终在就任省人大副主任月余后,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。

据媒体披露,金道铭案发,源于两名山西女子胡昕、胡磊。这两人据称是姐妹,均为金道铭的情人。

随后3月,两位山西女子——胡昕、胡磊也遭调查。这二胡姐妹花被称为金道铭的两个红颜“白手套”。这俩姐妹,也被指与多名山西落马贪官的有交集。

金道铭

“政事儿”发现,胡昕、胡磊两姐妹原是太谷县铁三局第三工程处职工的孩子。随后,胡家搬到太原,2002年其父亲胡祥俊在北京注册第一家“奥科新得科贸有限公司”,主营业务包括计算机网络系统的电子工程。从这开始,胡氏企业开始迅速扩张,涉及房地产、煤矿、信息技术等。胡昕也随之开始了商海浮沉,而转折出现在2008年左右。

据媒体报道,在2008到2009年左右,因为一位丧偶厅官找对象,胡昕、胡磊被介绍进入太原的厅官圈,并与金道铭结识。

2009年,胡氏家族新建了4家公司,一张横跨房地产、煤矿、电子政务等行业的胡氏商业版图开始建立。

而在胡昕的老家,“胡老二”(指胡昕的父亲胡祥俊)的女儿和一位省领导在一起并且赚了上亿的消息,已经传开。

2014年12月,金道铭被中纪委通报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索取、收受巨额贿赂;收受礼金礼品;与他人通奸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金道铭,胡昕也与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,山西省委原常委、原副省长杜善学都有交集。

“头号警花”王菲

郑少东情妇,与陈绍基“关系不一般”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上述“公共情妇”,另一名周旋于各个官场之间、利用自身美色获得权力资源的,则是涉及到多宗案件、被称为中国“头号警花”的王菲。

据媒体报道,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王菲,曾是部队的一名普通文艺干事,面容姣好,声音甜美,能歌善舞。2000年转业时,她被安排到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。刚工作时,她十分卖力地展示自己的文艺特长,只用很短的时间,就获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。

王菲每天都开着一辆白色敞篷跑车上班。据其同事介绍,“不少人怀疑她是哪位高官的情妇,毕竟她年轻、漂亮,有这个资本。”

2001年冬,公安部和中央电视台联合筹备“盛世金盾情——公安部2002年春节晚会”时,王菲与央视著名主持人联袂出场,担任主持人。此后,王菲也被称为“头号警花”。

2002年,王菲被借调到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。有报道称,她在2002年初主持公安部春节晚会时,结识了当时还是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郑少东,此后二人一直保持着“亲密关系”。

而据媒体报道,王菲之所以能够进入省公安厅,与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的陈绍基不无关系。陈绍基喜爱书法,是一个附庸风雅之人,与不少文艺界人士有密切来往。据称,“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,并不意外。”

郑少东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郑少东晋升为公安部党委委员、部长助理后,王菲也被调进公安部,担任处级干部。

2009年,郑少东被查。此后不久,王菲被郑少东案专案组带走。有报道称,王菲在被办案人员约谈时,主动交待说自己和多名高官有染,其中就有已被“双规”的公安部领导郑少东。" />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- 栏目列表 - 还记得这支欧洲最强队吗 这11位巨星都去哪了

还记得这支欧洲最强队吗 这11位巨星都去哪了 黄陂头条
2017-12-13.7:31:30 法制晚报 收藏本文 我有话说674761939人参与)
      洞口头条

原标题:“公共情人”背后的落马省部级官员们

近日,深陷广东揭阳腐败窝案的神秘女子“许小婉”,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被法院以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“许小婉”真名叫许秋琳,据媒体报道,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许小婉,在过往的省部级落官员贪腐案中,也曾牵出过不少“公共情妇”。

许小婉

“万庆良与陈弘平共有情妇”

2015年6月,继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、揭阳市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、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原副科长、总工程室原主任罗荣辉先后在佛山受审后,另一名牵扯到广东省揭阳市官场腐败窝案的女子——许秋琳涉嫌行贿案,也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近日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许秋琳以行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许秋琳,曾用名许小婉。据媒体报道,许秋琳背后藏着一段“比重庆赵红霞与雷政富等官员还要狗血的故事”,被指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万庆良受审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04年至2008年,万庆良担任揭阳市委书记,陈弘平担任副书记,许秋琳是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据媒体报道,广东省纪委在查办陈弘平案时,发现陈有情妇并育有一子。在询问该涉案女子时,其最终供出与万庆良亦秘密育有一子。另称,万庆良结识该女子在先,万庆良、陈弘平两人彼此之间对对方的事均不知情。

该女子便是许秋琳。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15年4月,陈弘平在佛山中院受审,他在当天庭审最后阶段,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。“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,都是我害了他们,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,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。”

而许秋琳在2015年6月庭审最后陈述阶段说到,“我出生后就被父母抛弃,从小是外公外婆抚养我长大成人,5岁开始生活就可以自理。我有六个孩子,最小的才10个月,其次一个23个月,快三年了我没有见过他们,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了,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。”

李薇

李薇

李嘉廷、陈同海、杜世成三人共占情妇

李薇是一名让全国瞩目的“公共情妇“,她是越南出生的法越混血儿。

据媒体报道,李薇本为越南居民,因避战乱,七岁左右随父迁入云南省红河州。

1996年,33岁的李薇拿到了第一个合法身份证件,并很快与一名处于离异状态的时任红河州烟草局主要领导结婚。得益于丈夫的引见,以及烟草这一线性的人脉关系,李薇迅速接近本地高层,其中包括被其视为“家门”的时任云南省长李嘉廷,并发展成为情人关系。

2001年,李嘉廷被查,两年后因受贿1810余万元终审判处死缓,而李薇则涉案不深,侥幸脱险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李嘉廷案发后,李薇对身边人所说:“不能将所有的资源与机会寄托在一个人身上,要组成一个巨大的关系网,伞一样的网。”

随后,李薇到北京,经人介绍,认识了中国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,又经陈同海引见与山东省委原副书记、青岛市委原书记杜世成相识。这个异乡女子,由此周旋于多个省部级高官之间,并一直与各方保持暧昧的关系。

陈同海

2007年10月,陈同海被“双规”,2008年1月被指罪名涉及“利用职权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;生活腐化”等,这里的情妇便是李薇。

2008年2月,原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案在厦门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宣判,杜因受贿罪获刑无期,他被认定受贿626万余元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杜世成的“双开”通报显示,他在担任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和市长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,本人或伙同情妇收受他人财物达数百万元;生活腐化。

胡昕、胡磊“姐妹花”

均为金道铭情人,并与多名山西落马官员有交集

2014年2月,中纪委宣布对金道铭进行组织调查。这位在山西省为官8年,先后任省纪委书记、省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的金道铭,最终在就任省人大副主任月余后,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。

据媒体披露,金道铭案发,源于两名山西女子胡昕、胡磊。这两人据称是姐妹,均为金道铭的情人。

随后3月,两位山西女子——胡昕、胡磊也遭调查。这二胡姐妹花被称为金道铭的两个红颜“白手套”。这俩姐妹,也被指与多名山西落马贪官的有交集。

金道铭

“政事儿”发现,胡昕、胡磊两姐妹原是太谷县铁三局第三工程处职工的孩子。随后,胡家搬到太原,2002年其父亲胡祥俊在北京注册第一家“奥科新得科贸有限公司”,主营业务包括计算机网络系统的电子工程。从这开始,胡氏企业开始迅速扩张,涉及房地产、煤矿、信息技术等。胡昕也随之开始了商海浮沉,而转折出现在2008年左右。

据媒体报道,在2008到2009年左右,因为一位丧偶厅官找对象,胡昕、胡磊被介绍进入太原的厅官圈,并与金道铭结识。

2009年,胡氏家族新建了4家公司,一张横跨房地产、煤矿、电子政务等行业的胡氏商业版图开始建立。

而在胡昕的老家,“胡老二”(指胡昕的父亲胡祥俊)的女儿和一位省领导在一起并且赚了上亿的消息,已经传开。

2014年12月,金道铭被中纪委通报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索取、收受巨额贿赂;收受礼金礼品;与他人通奸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金道铭,胡昕也与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,山西省委原常委、原副省长杜善学都有交集。

“头号警花”王菲

郑少东情妇,与陈绍基“关系不一般”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上述“公共情妇”,另一名周旋于各个官场之间、利用自身美色获得权力资源的,则是涉及到多宗案件、被称为中国“头号警花”的王菲。

据媒体报道,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王菲,曾是部队的一名普通文艺干事,面容姣好,声音甜美,能歌善舞。2000年转业时,她被安排到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。刚工作时,她十分卖力地展示自己的文艺特长,只用很短的时间,就获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。

王菲每天都开着一辆白色敞篷跑车上班。据其同事介绍,“不少人怀疑她是哪位高官的情妇,毕竟她年轻、漂亮,有这个资本。”

2001年冬,公安部和中央电视台联合筹备“盛世金盾情——公安部2002年春节晚会”时,王菲与央视著名主持人联袂出场,担任主持人。此后,王菲也被称为“头号警花”。

2002年,王菲被借调到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。有报道称,她在2002年初主持公安部春节晚会时,结识了当时还是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郑少东,此后二人一直保持着“亲密关系”。

而据媒体报道,王菲之所以能够进入省公安厅,与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的陈绍基不无关系。陈绍基喜爱书法,是一个附庸风雅之人,与不少文艺界人士有密切来往。据称,“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,并不意外。”

郑少东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郑少东晋升为公安部党委委员、部长助理后,王菲也被调进公安部,担任处级干部。

2009年,郑少东被查。此后不久,王菲被郑少东案专案组带走。有报道称,王菲在被办案人员约谈时,主动交待说自己和多名高官有染,其中就有已被“双规”的公安部领导郑少东。

原标题:“公共情人”背后的落马省部级官员们

近日,深陷广东揭阳腐败窝案的神秘女子“许小婉”,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被法院以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“许小婉”真名叫许秋琳,据媒体报道,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许小婉,在过往的省部级落官员贪腐案中,也曾牵出过不少“公共情妇”。

许小婉

“万庆良与陈弘平共有情妇”

2015年6月,继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、揭阳市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、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原副科长、总工程室原主任罗荣辉先后在佛山受审后,另一名牵扯到广东省揭阳市官场腐败窝案的女子——许秋琳涉嫌行贿案,也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近日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许秋琳以行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许秋琳,曾用名许小婉。据媒体报道,许秋琳背后藏着一段“比重庆赵红霞与雷政富等官员还要狗血的故事”,被指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万庆良受审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04年至2008年,万庆良担任揭阳市委书记,陈弘平担任副书记,许秋琳是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据媒体报道,广东省纪委在查办陈弘平案时,发现陈有情妇并育有一子。在询问该涉案女子时,其最终供出与万庆良亦秘密育有一子。另称,万庆良结识该女子在先,万庆良、陈弘平两人彼此之间对对方的事均不知情。

该女子便是许秋琳。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15年4月,陈弘平在佛山中院受审,他在当天庭审最后阶段,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。“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,都是我害了他们,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,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。”

而许秋琳在2015年6月庭审最后陈述阶段说到,“我出生后就被父母抛弃,从小是外公外婆抚养我长大成人,5岁开始生活就可以自理。我有六个孩子,最小的才10个月,其次一个23个月,快三年了我没有见过他们,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了,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。”

李薇

李薇

李嘉廷、陈同海、杜世成三人共占情妇

李薇是一名让全国瞩目的“公共情妇“,她是越南出生的法越混血儿。

据媒体报道,李薇本为越南居民,因避战乱,七岁左右随父迁入云南省红河州。

1996年,33岁的李薇拿到了第一个合法身份证件,并很快与一名处于离异状态的时任红河州烟草局主要领导结婚。得益于丈夫的引见,以及烟草这一线性的人脉关系,李薇迅速接近本地高层,其中包括被其视为“家门”的时任云南省长李嘉廷,并发展成为情人关系。

2001年,李嘉廷被查,两年后因受贿1810余万元终审判处死缓,而李薇则涉案不深,侥幸脱险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李嘉廷案发后,李薇对身边人所说:“不能将所有的资源与机会寄托在一个人身上,要组成一个巨大的关系网,伞一样的网。”

随后,李薇到北京,经人介绍,认识了中国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,又经陈同海引见与山东省委原副书记、青岛市委原书记杜世成相识。这个异乡女子,由此周旋于多个省部级高官之间,并一直与各方保持暧昧的关系。

陈同海

2007年10月,陈同海被“双规”,2008年1月被指罪名涉及“利用职权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;生活腐化”等,这里的情妇便是李薇。

2008年2月,原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案在厦门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宣判,杜因受贿罪获刑无期,他被认定受贿626万余元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杜世成的“双开”通报显示,他在担任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和市长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,本人或伙同情妇收受他人财物达数百万元;生活腐化。

胡昕、胡磊“姐妹花”

均为金道铭情人,并与多名山西落马官员有交集

2014年2月,中纪委宣布对金道铭进行组织调查。这位在山西省为官8年,先后任省纪委书记、省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的金道铭,最终在就任省人大副主任月余后,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。

据媒体披露,金道铭案发,源于两名山西女子胡昕、胡磊。这两人据称是姐妹,均为金道铭的情人。

随后3月,两位山西女子——胡昕、胡磊也遭调查。这二胡姐妹花被称为金道铭的两个红颜“白手套”。这俩姐妹,也被指与多名山西落马贪官的有交集。

金道铭

“政事儿”发现,胡昕、胡磊两姐妹原是太谷县铁三局第三工程处职工的孩子。随后,胡家搬到太原,2002年其父亲胡祥俊在北京注册第一家“奥科新得科贸有限公司”,主营业务包括计算机网络系统的电子工程。从这开始,胡氏企业开始迅速扩张,涉及房地产、煤矿、信息技术等。胡昕也随之开始了商海浮沉,而转折出现在2008年左右。

据媒体报道,在2008到2009年左右,因为一位丧偶厅官找对象,胡昕、胡磊被介绍进入太原的厅官圈,并与金道铭结识。

2009年,胡氏家族新建了4家公司,一张横跨房地产、煤矿、电子政务等行业的胡氏商业版图开始建立。

而在胡昕的老家,“胡老二”(指胡昕的父亲胡祥俊)的女儿和一位省领导在一起并且赚了上亿的消息,已经传开。

2014年12月,金道铭被中纪委通报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索取、收受巨额贿赂;收受礼金礼品;与他人通奸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金道铭,胡昕也与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,山西省委原常委、原副省长杜善学都有交集。

“头号警花”王菲

郑少东情妇,与陈绍基“关系不一般”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上述“公共情妇”,另一名周旋于各个官场之间、利用自身美色获得权力资源的,则是涉及到多宗案件、被称为中国“头号警花”的王菲。

据媒体报道,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王菲,曾是部队的一名普通文艺干事,面容姣好,声音甜美,能歌善舞。2000年转业时,她被安排到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。刚工作时,她十分卖力地展示自己的文艺特长,只用很短的时间,就获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。

王菲每天都开着一辆白色敞篷跑车上班。据其同事介绍,“不少人怀疑她是哪位高官的情妇,毕竟她年轻、漂亮,有这个资本。”

2001年冬,公安部和中央电视台联合筹备“盛世金盾情——公安部2002年春节晚会”时,王菲与央视著名主持人联袂出场,担任主持人。此后,王菲也被称为“头号警花”。

2002年,王菲被借调到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。有报道称,她在2002年初主持公安部春节晚会时,结识了当时还是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郑少东,此后二人一直保持着“亲密关系”。

而据媒体报道,王菲之所以能够进入省公安厅,与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的陈绍基不无关系。陈绍基喜爱书法,是一个附庸风雅之人,与不少文艺界人士有密切来往。据称,“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,并不意外。”

郑少东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郑少东晋升为公安部党委委员、部长助理后,王菲也被调进公安部,担任处级干部。

2009年,郑少东被查。此后不久,王菲被郑少东案专案组带走。有报道称,王菲在被办案人员约谈时,主动交待说自己和多名高官有染,其中就有已被“双规”的公安部领导郑少东。

原标题:“公共情人”背后的落马省部级官员们

近日,深陷广东揭阳腐败窝案的神秘女子“许小婉”,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被法院以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“许小婉”真名叫许秋琳,据媒体报道,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许小婉,在过往的省部级落官员贪腐案中,也曾牵出过不少“公共情妇”。

许小婉

“万庆良与陈弘平共有情妇”

2015年6月,继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、揭阳市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、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原副科长、总工程室原主任罗荣辉先后在佛山受审后,另一名牵扯到广东省揭阳市官场腐败窝案的女子——许秋琳涉嫌行贿案,也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近日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许秋琳以行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许秋琳,曾用名许小婉。据媒体报道,许秋琳背后藏着一段“比重庆赵红霞与雷政富等官员还要狗血的故事”,被指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万庆良受审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04年至2008年,万庆良担任揭阳市委书记,陈弘平担任副书记,许秋琳是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据媒体报道,广东省纪委在查办陈弘平案时,发现陈有情妇并育有一子。在询问该涉案女子时,其最终供出与万庆良亦秘密育有一子。另称,万庆良结识该女子在先,万庆良、陈弘平两人彼此之间对对方的事均不知情。

该女子便是许秋琳。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15年4月,陈弘平在佛山中院受审,他在当天庭审最后阶段,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。“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,都是我害了他们,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,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。”

而许秋琳在2015年6月庭审最后陈述阶段说到,“我出生后就被父母抛弃,从小是外公外婆抚养我长大成人,5岁开始生活就可以自理。我有六个孩子,最小的才10个月,其次一个23个月,快三年了我没有见过他们,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了,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。”

李薇

李薇

李嘉廷、陈同海、杜世成三人共占情妇

李薇是一名让全国瞩目的“公共情妇“,她是越南出生的法越混血儿。

据媒体报道,李薇本为越南居民,因避战乱,七岁左右随父迁入云南省红河州。

1996年,33岁的李薇拿到了第一个合法身份证件,并很快与一名处于离异状态的时任红河州烟草局主要领导结婚。得益于丈夫的引见,以及烟草这一线性的人脉关系,李薇迅速接近本地高层,其中包括被其视为“家门”的时任云南省长李嘉廷,并发展成为情人关系。

2001年,李嘉廷被查,两年后因受贿1810余万元终审判处死缓,而李薇则涉案不深,侥幸脱险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李嘉廷案发后,李薇对身边人所说:“不能将所有的资源与机会寄托在一个人身上,要组成一个巨大的关系网,伞一样的网。”

随后,李薇到北京,经人介绍,认识了中国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,又经陈同海引见与山东省委原副书记、青岛市委原书记杜世成相识。这个异乡女子,由此周旋于多个省部级高官之间,并一直与各方保持暧昧的关系。

陈同海

2007年10月,陈同海被“双规”,2008年1月被指罪名涉及“利用职权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;生活腐化”等,这里的情妇便是李薇。

2008年2月,原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案在厦门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宣判,杜因受贿罪获刑无期,他被认定受贿626万余元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杜世成的“双开”通报显示,他在担任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和市长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,本人或伙同情妇收受他人财物达数百万元;生活腐化。

胡昕、胡磊“姐妹花”

均为金道铭情人,并与多名山西落马官员有交集

2014年2月,中纪委宣布对金道铭进行组织调查。这位在山西省为官8年,先后任省纪委书记、省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的金道铭,最终在就任省人大副主任月余后,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。

据媒体披露,金道铭案发,源于两名山西女子胡昕、胡磊。这两人据称是姐妹,均为金道铭的情人。

随后3月,两位山西女子——胡昕、胡磊也遭调查。这二胡姐妹花被称为金道铭的两个红颜“白手套”。这俩姐妹,也被指与多名山西落马贪官的有交集。

金道铭

“政事儿”发现,胡昕、胡磊两姐妹原是太谷县铁三局第三工程处职工的孩子。随后,胡家搬到太原,2002年其父亲胡祥俊在北京注册第一家“奥科新得科贸有限公司”,主营业务包括计算机网络系统的电子工程。从这开始,胡氏企业开始迅速扩张,涉及房地产、煤矿、信息技术等。胡昕也随之开始了商海浮沉,而转折出现在2008年左右。

据媒体报道,在2008到2009年左右,因为一位丧偶厅官找对象,胡昕、胡磊被介绍进入太原的厅官圈,并与金道铭结识。

2009年,胡氏家族新建了4家公司,一张横跨房地产、煤矿、电子政务等行业的胡氏商业版图开始建立。

而在胡昕的老家,“胡老二”(指胡昕的父亲胡祥俊)的女儿和一位省领导在一起并且赚了上亿的消息,已经传开。

2014年12月,金道铭被中纪委通报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索取、收受巨额贿赂;收受礼金礼品;与他人通奸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金道铭,胡昕也与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,山西省委原常委、原副省长杜善学都有交集。

“头号警花”王菲

郑少东情妇,与陈绍基“关系不一般”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上述“公共情妇”,另一名周旋于各个官场之间、利用自身美色获得权力资源的,则是涉及到多宗案件、被称为中国“头号警花”的王菲。

据媒体报道,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王菲,曾是部队的一名普通文艺干事,面容姣好,声音甜美,能歌善舞。2000年转业时,她被安排到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。刚工作时,她十分卖力地展示自己的文艺特长,只用很短的时间,就获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。

王菲每天都开着一辆白色敞篷跑车上班。据其同事介绍,“不少人怀疑她是哪位高官的情妇,毕竟她年轻、漂亮,有这个资本。”

2001年冬,公安部和中央电视台联合筹备“盛世金盾情——公安部2002年春节晚会”时,王菲与央视著名主持人联袂出场,担任主持人。此后,王菲也被称为“头号警花”。

2002年,王菲被借调到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。有报道称,她在2002年初主持公安部春节晚会时,结识了当时还是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郑少东,此后二人一直保持着“亲密关系”。

而据媒体报道,王菲之所以能够进入省公安厅,与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的陈绍基不无关系。陈绍基喜爱书法,是一个附庸风雅之人,与不少文艺界人士有密切来往。据称,“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,并不意外。”

郑少东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郑少东晋升为公安部党委委员、部长助理后,王菲也被调进公安部,担任处级干部。

2009年,郑少东被查。此后不久,王菲被郑少东案专案组带走。有报道称,王菲在被办案人员约谈时,主动交待说自己和多名高官有染,其中就有已被“双规”的公安部领导郑少东。
      

原标题:“公共情人”背后的落马省部级官员们

近日,深陷广东揭阳腐败窝案的神秘女子“许小婉”,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被法院以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“许小婉”真名叫许秋琳,据媒体报道,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许小婉,在过往的省部级落官员贪腐案中,也曾牵出过不少“公共情妇”。

许小婉

“万庆良与陈弘平共有情妇”

2015年6月,继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、揭阳市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、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原副科长、总工程室原主任罗荣辉先后在佛山受审后,另一名牵扯到广东省揭阳市官场腐败窝案的女子——许秋琳涉嫌行贿案,也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近日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许秋琳以行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许秋琳,曾用名许小婉。据媒体报道,许秋琳背后藏着一段“比重庆赵红霞与雷政富等官员还要狗血的故事”,被指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万庆良受审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04年至2008年,万庆良担任揭阳市委书记,陈弘平担任副书记,许秋琳是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据媒体报道,广东省纪委在查办陈弘平案时,发现陈有情妇并育有一子。在询问该涉案女子时,其最终供出与万庆良亦秘密育有一子。另称,万庆良结识该女子在先,万庆良、陈弘平两人彼此之间对对方的事均不知情。

该女子便是许秋琳。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15年4月,陈弘平在佛山中院受审,他在当天庭审最后阶段,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。“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,都是我害了他们,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,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。”

而许秋琳在2015年6月庭审最后陈述阶段说到,“我出生后就被父母抛弃,从小是外公外婆抚养我长大成人,5岁开始生活就可以自理。我有六个孩子,最小的才10个月,其次一个23个月,快三年了我没有见过他们,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了,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。”

李薇

李薇

李嘉廷、陈同海、杜世成三人共占情妇

李薇是一名让全国瞩目的“公共情妇“,她是越南出生的法越混血儿。

据媒体报道,李薇本为越南居民,因避战乱,七岁左右随父迁入云南省红河州。

1996年,33岁的李薇拿到了第一个合法身份证件,并很快与一名处于离异状态的时任红河州烟草局主要领导结婚。得益于丈夫的引见,以及烟草这一线性的人脉关系,李薇迅速接近本地高层,其中包括被其视为“家门”的时任云南省长李嘉廷,并发展成为情人关系。

2001年,李嘉廷被查,两年后因受贿1810余万元终审判处死缓,而李薇则涉案不深,侥幸脱险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李嘉廷案发后,李薇对身边人所说:“不能将所有的资源与机会寄托在一个人身上,要组成一个巨大的关系网,伞一样的网。”

随后,李薇到北京,经人介绍,认识了中国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,又经陈同海引见与山东省委原副书记、青岛市委原书记杜世成相识。这个异乡女子,由此周旋于多个省部级高官之间,并一直与各方保持暧昧的关系。

陈同海

2007年10月,陈同海被“双规”,2008年1月被指罪名涉及“利用职权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;生活腐化”等,这里的情妇便是李薇。

2008年2月,原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案在厦门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宣判,杜因受贿罪获刑无期,他被认定受贿626万余元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杜世成的“双开”通报显示,他在担任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和市长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,本人或伙同情妇收受他人财物达数百万元;生活腐化。

胡昕、胡磊“姐妹花”

均为金道铭情人,并与多名山西落马官员有交集

2014年2月,中纪委宣布对金道铭进行组织调查。这位在山西省为官8年,先后任省纪委书记、省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的金道铭,最终在就任省人大副主任月余后,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。

据媒体披露,金道铭案发,源于两名山西女子胡昕、胡磊。这两人据称是姐妹,均为金道铭的情人。

随后3月,两位山西女子——胡昕、胡磊也遭调查。这二胡姐妹花被称为金道铭的两个红颜“白手套”。这俩姐妹,也被指与多名山西落马贪官的有交集。

金道铭

“政事儿”发现,胡昕、胡磊两姐妹原是太谷县铁三局第三工程处职工的孩子。随后,胡家搬到太原,2002年其父亲胡祥俊在北京注册第一家“奥科新得科贸有限公司”,主营业务包括计算机网络系统的电子工程。从这开始,胡氏企业开始迅速扩张,涉及房地产、煤矿、信息技术等。胡昕也随之开始了商海浮沉,而转折出现在2008年左右。

据媒体报道,在2008到2009年左右,因为一位丧偶厅官找对象,胡昕、胡磊被介绍进入太原的厅官圈,并与金道铭结识。

2009年,胡氏家族新建了4家公司,一张横跨房地产、煤矿、电子政务等行业的胡氏商业版图开始建立。

而在胡昕的老家,“胡老二”(指胡昕的父亲胡祥俊)的女儿和一位省领导在一起并且赚了上亿的消息,已经传开。

2014年12月,金道铭被中纪委通报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索取、收受巨额贿赂;收受礼金礼品;与他人通奸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金道铭,胡昕也与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,山西省委原常委、原副省长杜善学都有交集。

“头号警花”王菲

郑少东情妇,与陈绍基“关系不一般”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上述“公共情妇”,另一名周旋于各个官场之间、利用自身美色获得权力资源的,则是涉及到多宗案件、被称为中国“头号警花”的王菲。

据媒体报道,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王菲,曾是部队的一名普通文艺干事,面容姣好,声音甜美,能歌善舞。2000年转业时,她被安排到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。刚工作时,她十分卖力地展示自己的文艺特长,只用很短的时间,就获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。

王菲每天都开着一辆白色敞篷跑车上班。据其同事介绍,“不少人怀疑她是哪位高官的情妇,毕竟她年轻、漂亮,有这个资本。”

2001年冬,公安部和中央电视台联合筹备“盛世金盾情——公安部2002年春节晚会”时,王菲与央视著名主持人联袂出场,担任主持人。此后,王菲也被称为“头号警花”。

2002年,王菲被借调到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。有报道称,她在2002年初主持公安部春节晚会时,结识了当时还是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郑少东,此后二人一直保持着“亲密关系”。

而据媒体报道,王菲之所以能够进入省公安厅,与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的陈绍基不无关系。陈绍基喜爱书法,是一个附庸风雅之人,与不少文艺界人士有密切来往。据称,“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,并不意外。”

郑少东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郑少东晋升为公安部党委委员、部长助理后,王菲也被调进公安部,担任处级干部。

2009年,郑少东被查。此后不久,王菲被郑少东案专案组带走。有报道称,王菲在被办案人员约谈时,主动交待说自己和多名高官有染,其中就有已被“双规”的公安部领导郑少东。

原标题:“公共情人”背后的落马省部级官员们

近日,深陷广东揭阳腐败窝案的神秘女子“许小婉”,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被法院以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“许小婉”真名叫许秋琳,据媒体报道,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许小婉,在过往的省部级落官员贪腐案中,也曾牵出过不少“公共情妇”。

许小婉

“万庆良与陈弘平共有情妇”

2015年6月,继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、揭阳市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、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原副科长、总工程室原主任罗荣辉先后在佛山受审后,另一名牵扯到广东省揭阳市官场腐败窝案的女子——许秋琳涉嫌行贿案,也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近日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许秋琳以行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许秋琳,曾用名许小婉。据媒体报道,许秋琳背后藏着一段“比重庆赵红霞与雷政富等官员还要狗血的故事”,被指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万庆良受审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04年至2008年,万庆良担任揭阳市委书记,陈弘平担任副书记,许秋琳是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据媒体报道,广东省纪委在查办陈弘平案时,发现陈有情妇并育有一子。在询问该涉案女子时,其最终供出与万庆良亦秘密育有一子。另称,万庆良结识该女子在先,万庆良、陈弘平两人彼此之间对对方的事均不知情。

该女子便是许秋琳。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15年4月,陈弘平在佛山中院受审,他在当天庭审最后阶段,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。“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,都是我害了他们,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,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。”

而许秋琳在2015年6月庭审最后陈述阶段说到,“我出生后就被父母抛弃,从小是外公外婆抚养我长大成人,5岁开始生活就可以自理。我有六个孩子,最小的才10个月,其次一个23个月,快三年了我没有见过他们,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了,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。”

李薇

李薇

李嘉廷、陈同海、杜世成三人共占情妇

李薇是一名让全国瞩目的“公共情妇“,她是越南出生的法越混血儿。

据媒体报道,李薇本为越南居民,因避战乱,七岁左右随父迁入云南省红河州。

1996年,33岁的李薇拿到了第一个合法身份证件,并很快与一名处于离异状态的时任红河州烟草局主要领导结婚。得益于丈夫的引见,以及烟草这一线性的人脉关系,李薇迅速接近本地高层,其中包括被其视为“家门”的时任云南省长李嘉廷,并发展成为情人关系。

2001年,李嘉廷被查,两年后因受贿1810余万元终审判处死缓,而李薇则涉案不深,侥幸脱险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李嘉廷案发后,李薇对身边人所说:“不能将所有的资源与机会寄托在一个人身上,要组成一个巨大的关系网,伞一样的网。”

随后,李薇到北京,经人介绍,认识了中国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,又经陈同海引见与山东省委原副书记、青岛市委原书记杜世成相识。这个异乡女子,由此周旋于多个省部级高官之间,并一直与各方保持暧昧的关系。

陈同海

2007年10月,陈同海被“双规”,2008年1月被指罪名涉及“利用职权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;生活腐化”等,这里的情妇便是李薇。

2008年2月,原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案在厦门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宣判,杜因受贿罪获刑无期,他被认定受贿626万余元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杜世成的“双开”通报显示,他在担任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和市长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,本人或伙同情妇收受他人财物达数百万元;生活腐化。

胡昕、胡磊“姐妹花”

均为金道铭情人,并与多名山西落马官员有交集

2014年2月,中纪委宣布对金道铭进行组织调查。这位在山西省为官8年,先后任省纪委书记、省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的金道铭,最终在就任省人大副主任月余后,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。

据媒体披露,金道铭案发,源于两名山西女子胡昕、胡磊。这两人据称是姐妹,均为金道铭的情人。

随后3月,两位山西女子——胡昕、胡磊也遭调查。这二胡姐妹花被称为金道铭的两个红颜“白手套”。这俩姐妹,也被指与多名山西落马贪官的有交集。

金道铭

“政事儿”发现,胡昕、胡磊两姐妹原是太谷县铁三局第三工程处职工的孩子。随后,胡家搬到太原,2002年其父亲胡祥俊在北京注册第一家“奥科新得科贸有限公司”,主营业务包括计算机网络系统的电子工程。从这开始,胡氏企业开始迅速扩张,涉及房地产、煤矿、信息技术等。胡昕也随之开始了商海浮沉,而转折出现在2008年左右。

据媒体报道,在2008到2009年左右,因为一位丧偶厅官找对象,胡昕、胡磊被介绍进入太原的厅官圈,并与金道铭结识。

2009年,胡氏家族新建了4家公司,一张横跨房地产、煤矿、电子政务等行业的胡氏商业版图开始建立。

而在胡昕的老家,“胡老二”(指胡昕的父亲胡祥俊)的女儿和一位省领导在一起并且赚了上亿的消息,已经传开。

2014年12月,金道铭被中纪委通报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索取、收受巨额贿赂;收受礼金礼品;与他人通奸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金道铭,胡昕也与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,山西省委原常委、原副省长杜善学都有交集。

“头号警花”王菲

郑少东情妇,与陈绍基“关系不一般”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上述“公共情妇”,另一名周旋于各个官场之间、利用自身美色获得权力资源的,则是涉及到多宗案件、被称为中国“头号警花”的王菲。

据媒体报道,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王菲,曾是部队的一名普通文艺干事,面容姣好,声音甜美,能歌善舞。2000年转业时,她被安排到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。刚工作时,她十分卖力地展示自己的文艺特长,只用很短的时间,就获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。

王菲每天都开着一辆白色敞篷跑车上班。据其同事介绍,“不少人怀疑她是哪位高官的情妇,毕竟她年轻、漂亮,有这个资本。”

2001年冬,公安部和中央电视台联合筹备“盛世金盾情——公安部2002年春节晚会”时,王菲与央视著名主持人联袂出场,担任主持人。此后,王菲也被称为“头号警花”。

2002年,王菲被借调到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。有报道称,她在2002年初主持公安部春节晚会时,结识了当时还是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郑少东,此后二人一直保持着“亲密关系”。

而据媒体报道,王菲之所以能够进入省公安厅,与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的陈绍基不无关系。陈绍基喜爱书法,是一个附庸风雅之人,与不少文艺界人士有密切来往。据称,“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,并不意外。”

郑少东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郑少东晋升为公安部党委委员、部长助理后,王菲也被调进公安部,担任处级干部。

2009年,郑少东被查。此后不久,王菲被郑少东案专案组带走。有报道称,王菲在被办案人员约谈时,主动交待说自己和多名高官有染,其中就有已被“双规”的公安部领导郑少东。

原标题:“公共情人”背后的落马省部级官员们

近日,深陷广东揭阳腐败窝案的神秘女子“许小婉”,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被法院以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“许小婉”真名叫许秋琳,据媒体报道,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许小婉,在过往的省部级落官员贪腐案中,也曾牵出过不少“公共情妇”。

许小婉

“万庆良与陈弘平共有情妇”

2015年6月,继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、揭阳市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、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原副科长、总工程室原主任罗荣辉先后在佛山受审后,另一名牵扯到广东省揭阳市官场腐败窝案的女子——许秋琳涉嫌行贿案,也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近日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许秋琳以行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许秋琳,曾用名许小婉。据媒体报道,许秋琳背后藏着一段“比重庆赵红霞与雷政富等官员还要狗血的故事”,被指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万庆良受审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04年至2008年,万庆良担任揭阳市委书记,陈弘平担任副书记,许秋琳是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据媒体报道,广东省纪委在查办陈弘平案时,发现陈有情妇并育有一子。在询问该涉案女子时,其最终供出与万庆良亦秘密育有一子。另称,万庆良结识该女子在先,万庆良、陈弘平两人彼此之间对对方的事均不知情。

该女子便是许秋琳。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15年4月,陈弘平在佛山中院受审,他在当天庭审最后阶段,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。“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,都是我害了他们,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,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。”

而许秋琳在2015年6月庭审最后陈述阶段说到,“我出生后就被父母抛弃,从小是外公外婆抚养我长大成人,5岁开始生活就可以自理。我有六个孩子,最小的才10个月,其次一个23个月,快三年了我没有见过他们,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了,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。”

李薇

李薇

李嘉廷、陈同海、杜世成三人共占情妇

李薇是一名让全国瞩目的“公共情妇“,她是越南出生的法越混血儿。

据媒体报道,李薇本为越南居民,因避战乱,七岁左右随父迁入云南省红河州。

1996年,33岁的李薇拿到了第一个合法身份证件,并很快与一名处于离异状态的时任红河州烟草局主要领导结婚。得益于丈夫的引见,以及烟草这一线性的人脉关系,李薇迅速接近本地高层,其中包括被其视为“家门”的时任云南省长李嘉廷,并发展成为情人关系。

2001年,李嘉廷被查,两年后因受贿1810余万元终审判处死缓,而李薇则涉案不深,侥幸脱险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李嘉廷案发后,李薇对身边人所说:“不能将所有的资源与机会寄托在一个人身上,要组成一个巨大的关系网,伞一样的网。”

随后,李薇到北京,经人介绍,认识了中国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,又经陈同海引见与山东省委原副书记、青岛市委原书记杜世成相识。这个异乡女子,由此周旋于多个省部级高官之间,并一直与各方保持暧昧的关系。

陈同海

2007年10月,陈同海被“双规”,2008年1月被指罪名涉及“利用职权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;生活腐化”等,这里的情妇便是李薇。

2008年2月,原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案在厦门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宣判,杜因受贿罪获刑无期,他被认定受贿626万余元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杜世成的“双开”通报显示,他在担任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和市长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,本人或伙同情妇收受他人财物达数百万元;生活腐化。

胡昕、胡磊“姐妹花”

均为金道铭情人,并与多名山西落马官员有交集

2014年2月,中纪委宣布对金道铭进行组织调查。这位在山西省为官8年,先后任省纪委书记、省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的金道铭,最终在就任省人大副主任月余后,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。

据媒体披露,金道铭案发,源于两名山西女子胡昕、胡磊。这两人据称是姐妹,均为金道铭的情人。

随后3月,两位山西女子——胡昕、胡磊也遭调查。这二胡姐妹花被称为金道铭的两个红颜“白手套”。这俩姐妹,也被指与多名山西落马贪官的有交集。

金道铭

“政事儿”发现,胡昕、胡磊两姐妹原是太谷县铁三局第三工程处职工的孩子。随后,胡家搬到太原,2002年其父亲胡祥俊在北京注册第一家“奥科新得科贸有限公司”,主营业务包括计算机网络系统的电子工程。从这开始,胡氏企业开始迅速扩张,涉及房地产、煤矿、信息技术等。胡昕也随之开始了商海浮沉,而转折出现在2008年左右。

据媒体报道,在2008到2009年左右,因为一位丧偶厅官找对象,胡昕、胡磊被介绍进入太原的厅官圈,并与金道铭结识。

2009年,胡氏家族新建了4家公司,一张横跨房地产、煤矿、电子政务等行业的胡氏商业版图开始建立。

而在胡昕的老家,“胡老二”(指胡昕的父亲胡祥俊)的女儿和一位省领导在一起并且赚了上亿的消息,已经传开。

2014年12月,金道铭被中纪委通报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索取、收受巨额贿赂;收受礼金礼品;与他人通奸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金道铭,胡昕也与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,山西省委原常委、原副省长杜善学都有交集。

“头号警花”王菲

郑少东情妇,与陈绍基“关系不一般”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上述“公共情妇”,另一名周旋于各个官场之间、利用自身美色获得权力资源的,则是涉及到多宗案件、被称为中国“头号警花”的王菲。

据媒体报道,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王菲,曾是部队的一名普通文艺干事,面容姣好,声音甜美,能歌善舞。2000年转业时,她被安排到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。刚工作时,她十分卖力地展示自己的文艺特长,只用很短的时间,就获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。

王菲每天都开着一辆白色敞篷跑车上班。据其同事介绍,“不少人怀疑她是哪位高官的情妇,毕竟她年轻、漂亮,有这个资本。”

2001年冬,公安部和中央电视台联合筹备“盛世金盾情——公安部2002年春节晚会”时,王菲与央视著名主持人联袂出场,担任主持人。此后,王菲也被称为“头号警花”。

2002年,王菲被借调到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。有报道称,她在2002年初主持公安部春节晚会时,结识了当时还是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郑少东,此后二人一直保持着“亲密关系”。

而据媒体报道,王菲之所以能够进入省公安厅,与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的陈绍基不无关系。陈绍基喜爱书法,是一个附庸风雅之人,与不少文艺界人士有密切来往。据称,“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,并不意外。”

郑少东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郑少东晋升为公安部党委委员、部长助理后,王菲也被调进公安部,担任处级干部。

2009年,郑少东被查。此后不久,王菲被郑少东案专案组带走。有报道称,王菲在被办案人员约谈时,主动交待说自己和多名高官有染,其中就有已被“双规”的公安部领导郑少东。

原标题:“公共情人”背后的落马省部级官员们

近日,深陷广东揭阳腐败窝案的神秘女子“许小婉”,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被法院以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“许小婉”真名叫许秋琳,据媒体报道,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许小婉,在过往的省部级落官员贪腐案中,也曾牵出过不少“公共情妇”。

许小婉

“万庆良与陈弘平共有情妇”

2015年6月,继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、揭阳市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、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原副科长、总工程室原主任罗荣辉先后在佛山受审后,另一名牵扯到广东省揭阳市官场腐败窝案的女子——许秋琳涉嫌行贿案,也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近日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许秋琳以行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许秋琳,曾用名许小婉。据媒体报道,许秋琳背后藏着一段“比重庆赵红霞与雷政富等官员还要狗血的故事”,被指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万庆良受审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04年至2008年,万庆良担任揭阳市委书记,陈弘平担任副书记,许秋琳是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据媒体报道,广东省纪委在查办陈弘平案时,发现陈有情妇并育有一子。在询问该涉案女子时,其最终供出与万庆良亦秘密育有一子。另称,万庆良结识该女子在先,万庆良、陈弘平两人彼此之间对对方的事均不知情。

该女子便是许秋琳。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15年4月,陈弘平在佛山中院受审,他在当天庭审最后阶段,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。“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,都是我害了他们,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,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。”

而许秋琳在2015年6月庭审最后陈述阶段说到,“我出生后就被父母抛弃,从小是外公外婆抚养我长大成人,5岁开始生活就可以自理。我有六个孩子,最小的才10个月,其次一个23个月,快三年了我没有见过他们,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了,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。”

李薇

李薇

李嘉廷、陈同海、杜世成三人共占情妇

李薇是一名让全国瞩目的“公共情妇“,她是越南出生的法越混血儿。

据媒体报道,李薇本为越南居民,因避战乱,七岁左右随父迁入云南省红河州。

1996年,33岁的李薇拿到了第一个合法身份证件,并很快与一名处于离异状态的时任红河州烟草局主要领导结婚。得益于丈夫的引见,以及烟草这一线性的人脉关系,李薇迅速接近本地高层,其中包括被其视为“家门”的时任云南省长李嘉廷,并发展成为情人关系。

2001年,李嘉廷被查,两年后因受贿1810余万元终审判处死缓,而李薇则涉案不深,侥幸脱险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李嘉廷案发后,李薇对身边人所说:“不能将所有的资源与机会寄托在一个人身上,要组成一个巨大的关系网,伞一样的网。”

随后,李薇到北京,经人介绍,认识了中国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,又经陈同海引见与山东省委原副书记、青岛市委原书记杜世成相识。这个异乡女子,由此周旋于多个省部级高官之间,并一直与各方保持暧昧的关系。

陈同海

2007年10月,陈同海被“双规”,2008年1月被指罪名涉及“利用职权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;生活腐化”等,这里的情妇便是李薇。

2008年2月,原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案在厦门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宣判,杜因受贿罪获刑无期,他被认定受贿626万余元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杜世成的“双开”通报显示,他在担任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和市长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,本人或伙同情妇收受他人财物达数百万元;生活腐化。

胡昕、胡磊“姐妹花”

均为金道铭情人,并与多名山西落马官员有交集

2014年2月,中纪委宣布对金道铭进行组织调查。这位在山西省为官8年,先后任省纪委书记、省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的金道铭,最终在就任省人大副主任月余后,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。

据媒体披露,金道铭案发,源于两名山西女子胡昕、胡磊。这两人据称是姐妹,均为金道铭的情人。

随后3月,两位山西女子——胡昕、胡磊也遭调查。这二胡姐妹花被称为金道铭的两个红颜“白手套”。这俩姐妹,也被指与多名山西落马贪官的有交集。

金道铭

“政事儿”发现,胡昕、胡磊两姐妹原是太谷县铁三局第三工程处职工的孩子。随后,胡家搬到太原,2002年其父亲胡祥俊在北京注册第一家“奥科新得科贸有限公司”,主营业务包括计算机网络系统的电子工程。从这开始,胡氏企业开始迅速扩张,涉及房地产、煤矿、信息技术等。胡昕也随之开始了商海浮沉,而转折出现在2008年左右。

据媒体报道,在2008到2009年左右,因为一位丧偶厅官找对象,胡昕、胡磊被介绍进入太原的厅官圈,并与金道铭结识。

2009年,胡氏家族新建了4家公司,一张横跨房地产、煤矿、电子政务等行业的胡氏商业版图开始建立。

而在胡昕的老家,“胡老二”(指胡昕的父亲胡祥俊)的女儿和一位省领导在一起并且赚了上亿的消息,已经传开。

2014年12月,金道铭被中纪委通报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索取、收受巨额贿赂;收受礼金礼品;与他人通奸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金道铭,胡昕也与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,山西省委原常委、原副省长杜善学都有交集。

“头号警花”王菲

郑少东情妇,与陈绍基“关系不一般”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上述“公共情妇”,另一名周旋于各个官场之间、利用自身美色获得权力资源的,则是涉及到多宗案件、被称为中国“头号警花”的王菲。

据媒体报道,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王菲,曾是部队的一名普通文艺干事,面容姣好,声音甜美,能歌善舞。2000年转业时,她被安排到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。刚工作时,她十分卖力地展示自己的文艺特长,只用很短的时间,就获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。

王菲每天都开着一辆白色敞篷跑车上班。据其同事介绍,“不少人怀疑她是哪位高官的情妇,毕竟她年轻、漂亮,有这个资本。”

2001年冬,公安部和中央电视台联合筹备“盛世金盾情——公安部2002年春节晚会”时,王菲与央视著名主持人联袂出场,担任主持人。此后,王菲也被称为“头号警花”。

2002年,王菲被借调到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。有报道称,她在2002年初主持公安部春节晚会时,结识了当时还是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郑少东,此后二人一直保持着“亲密关系”。

而据媒体报道,王菲之所以能够进入省公安厅,与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的陈绍基不无关系。陈绍基喜爱书法,是一个附庸风雅之人,与不少文艺界人士有密切来往。据称,“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,并不意外。”

郑少东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郑少东晋升为公安部党委委员、部长助理后,王菲也被调进公安部,担任处级干部。

2009年,郑少东被查。此后不久,王菲被郑少东案专案组带走。有报道称,王菲在被办案人员约谈时,主动交待说自己和多名高官有染,其中就有已被“双规”的公安部领导郑少东。常熟头条会宁新闻网汾阳头条
      

原标题:“公共情人”背后的落马省部级官员们

近日,深陷广东揭阳腐败窝案的神秘女子“许小婉”,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被法院以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“许小婉”真名叫许秋琳,据媒体报道,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许小婉,在过往的省部级落官员贪腐案中,也曾牵出过不少“公共情妇”。

许小婉

“万庆良与陈弘平共有情妇”

2015年6月,继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、揭阳市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、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原副科长、总工程室原主任罗荣辉先后在佛山受审后,另一名牵扯到广东省揭阳市官场腐败窝案的女子——许秋琳涉嫌行贿案,也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近日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许秋琳以行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许秋琳,曾用名许小婉。据媒体报道,许秋琳背后藏着一段“比重庆赵红霞与雷政富等官员还要狗血的故事”,被指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万庆良受审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04年至2008年,万庆良担任揭阳市委书记,陈弘平担任副书记,许秋琳是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据媒体报道,广东省纪委在查办陈弘平案时,发现陈有情妇并育有一子。在询问该涉案女子时,其最终供出与万庆良亦秘密育有一子。另称,万庆良结识该女子在先,万庆良、陈弘平两人彼此之间对对方的事均不知情。

该女子便是许秋琳。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15年4月,陈弘平在佛山中院受审,他在当天庭审最后阶段,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。“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,都是我害了他们,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,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。”

而许秋琳在2015年6月庭审最后陈述阶段说到,“我出生后就被父母抛弃,从小是外公外婆抚养我长大成人,5岁开始生活就可以自理。我有六个孩子,最小的才10个月,其次一个23个月,快三年了我没有见过他们,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了,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。”

李薇

李薇

李嘉廷、陈同海、杜世成三人共占情妇

李薇是一名让全国瞩目的“公共情妇“,她是越南出生的法越混血儿。

据媒体报道,李薇本为越南居民,因避战乱,七岁左右随父迁入云南省红河州。

1996年,33岁的李薇拿到了第一个合法身份证件,并很快与一名处于离异状态的时任红河州烟草局主要领导结婚。得益于丈夫的引见,以及烟草这一线性的人脉关系,李薇迅速接近本地高层,其中包括被其视为“家门”的时任云南省长李嘉廷,并发展成为情人关系。

2001年,李嘉廷被查,两年后因受贿1810余万元终审判处死缓,而李薇则涉案不深,侥幸脱险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李嘉廷案发后,李薇对身边人所说:“不能将所有的资源与机会寄托在一个人身上,要组成一个巨大的关系网,伞一样的网。”

随后,李薇到北京,经人介绍,认识了中国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,又经陈同海引见与山东省委原副书记、青岛市委原书记杜世成相识。这个异乡女子,由此周旋于多个省部级高官之间,并一直与各方保持暧昧的关系。

陈同海

2007年10月,陈同海被“双规”,2008年1月被指罪名涉及“利用职权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;生活腐化”等,这里的情妇便是李薇。

2008年2月,原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案在厦门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宣判,杜因受贿罪获刑无期,他被认定受贿626万余元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杜世成的“双开”通报显示,他在担任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和市长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,本人或伙同情妇收受他人财物达数百万元;生活腐化。

胡昕、胡磊“姐妹花”

均为金道铭情人,并与多名山西落马官员有交集

2014年2月,中纪委宣布对金道铭进行组织调查。这位在山西省为官8年,先后任省纪委书记、省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的金道铭,最终在就任省人大副主任月余后,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。

据媒体披露,金道铭案发,源于两名山西女子胡昕、胡磊。这两人据称是姐妹,均为金道铭的情人。

随后3月,两位山西女子——胡昕、胡磊也遭调查。这二胡姐妹花被称为金道铭的两个红颜“白手套”。这俩姐妹,也被指与多名山西落马贪官的有交集。

金道铭

“政事儿”发现,胡昕、胡磊两姐妹原是太谷县铁三局第三工程处职工的孩子。随后,胡家搬到太原,2002年其父亲胡祥俊在北京注册第一家“奥科新得科贸有限公司”,主营业务包括计算机网络系统的电子工程。从这开始,胡氏企业开始迅速扩张,涉及房地产、煤矿、信息技术等。胡昕也随之开始了商海浮沉,而转折出现在2008年左右。

据媒体报道,在2008到2009年左右,因为一位丧偶厅官找对象,胡昕、胡磊被介绍进入太原的厅官圈,并与金道铭结识。

2009年,胡氏家族新建了4家公司,一张横跨房地产、煤矿、电子政务等行业的胡氏商业版图开始建立。

而在胡昕的老家,“胡老二”(指胡昕的父亲胡祥俊)的女儿和一位省领导在一起并且赚了上亿的消息,已经传开。

2014年12月,金道铭被中纪委通报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索取、收受巨额贿赂;收受礼金礼品;与他人通奸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金道铭,胡昕也与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,山西省委原常委、原副省长杜善学都有交集。

“头号警花”王菲

郑少东情妇,与陈绍基“关系不一般”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上述“公共情妇”,另一名周旋于各个官场之间、利用自身美色获得权力资源的,则是涉及到多宗案件、被称为中国“头号警花”的王菲。

据媒体报道,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王菲,曾是部队的一名普通文艺干事,面容姣好,声音甜美,能歌善舞。2000年转业时,她被安排到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。刚工作时,她十分卖力地展示自己的文艺特长,只用很短的时间,就获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。

王菲每天都开着一辆白色敞篷跑车上班。据其同事介绍,“不少人怀疑她是哪位高官的情妇,毕竟她年轻、漂亮,有这个资本。”

2001年冬,公安部和中央电视台联合筹备“盛世金盾情——公安部2002年春节晚会”时,王菲与央视著名主持人联袂出场,担任主持人。此后,王菲也被称为“头号警花”。

2002年,王菲被借调到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。有报道称,她在2002年初主持公安部春节晚会时,结识了当时还是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郑少东,此后二人一直保持着“亲密关系”。

而据媒体报道,王菲之所以能够进入省公安厅,与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的陈绍基不无关系。陈绍基喜爱书法,是一个附庸风雅之人,与不少文艺界人士有密切来往。据称,“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,并不意外。”

郑少东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郑少东晋升为公安部党委委员、部长助理后,王菲也被调进公安部,担任处级干部。

2009年,郑少东被查。此后不久,王菲被郑少东案专案组带走。有报道称,王菲在被办案人员约谈时,主动交待说自己和多名高官有染,其中就有已被“双规”的公安部领导郑少东。

原标题:“公共情人”背后的落马省部级官员们

近日,深陷广东揭阳腐败窝案的神秘女子“许小婉”,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被法院以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“许小婉”真名叫许秋琳,据媒体报道,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许小婉,在过往的省部级落官员贪腐案中,也曾牵出过不少“公共情妇”。

许小婉

“万庆良与陈弘平共有情妇”

2015年6月,继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、揭阳市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、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原副科长、总工程室原主任罗荣辉先后在佛山受审后,另一名牵扯到广东省揭阳市官场腐败窝案的女子——许秋琳涉嫌行贿案,也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近日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许秋琳以行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许秋琳,曾用名许小婉。据媒体报道,许秋琳背后藏着一段“比重庆赵红霞与雷政富等官员还要狗血的故事”,被指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万庆良受审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04年至2008年,万庆良担任揭阳市委书记,陈弘平担任副书记,许秋琳是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据媒体报道,广东省纪委在查办陈弘平案时,发现陈有情妇并育有一子。在询问该涉案女子时,其最终供出与万庆良亦秘密育有一子。另称,万庆良结识该女子在先,万庆良、陈弘平两人彼此之间对对方的事均不知情。

该女子便是许秋琳。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15年4月,陈弘平在佛山中院受审,他在当天庭审最后阶段,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。“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,都是我害了他们,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,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。”

而许秋琳在2015年6月庭审最后陈述阶段说到,“我出生后就被父母抛弃,从小是外公外婆抚养我长大成人,5岁开始生活就可以自理。我有六个孩子,最小的才10个月,其次一个23个月,快三年了我没有见过他们,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了,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。”

李薇

李薇

李嘉廷、陈同海、杜世成三人共占情妇

李薇是一名让全国瞩目的“公共情妇“,她是越南出生的法越混血儿。

据媒体报道,李薇本为越南居民,因避战乱,七岁左右随父迁入云南省红河州。

1996年,33岁的李薇拿到了第一个合法身份证件,并很快与一名处于离异状态的时任红河州烟草局主要领导结婚。得益于丈夫的引见,以及烟草这一线性的人脉关系,李薇迅速接近本地高层,其中包括被其视为“家门”的时任云南省长李嘉廷,并发展成为情人关系。

2001年,李嘉廷被查,两年后因受贿1810余万元终审判处死缓,而李薇则涉案不深,侥幸脱险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李嘉廷案发后,李薇对身边人所说:“不能将所有的资源与机会寄托在一个人身上,要组成一个巨大的关系网,伞一样的网。”

随后,李薇到北京,经人介绍,认识了中国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,又经陈同海引见与山东省委原副书记、青岛市委原书记杜世成相识。这个异乡女子,由此周旋于多个省部级高官之间,并一直与各方保持暧昧的关系。

陈同海

2007年10月,陈同海被“双规”,2008年1月被指罪名涉及“利用职权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;生活腐化”等,这里的情妇便是李薇。

2008年2月,原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案在厦门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宣判,杜因受贿罪获刑无期,他被认定受贿626万余元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杜世成的“双开”通报显示,他在担任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和市长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,本人或伙同情妇收受他人财物达数百万元;生活腐化。

胡昕、胡磊“姐妹花”

均为金道铭情人,并与多名山西落马官员有交集

2014年2月,中纪委宣布对金道铭进行组织调查。这位在山西省为官8年,先后任省纪委书记、省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的金道铭,最终在就任省人大副主任月余后,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。

据媒体披露,金道铭案发,源于两名山西女子胡昕、胡磊。这两人据称是姐妹,均为金道铭的情人。

随后3月,两位山西女子——胡昕、胡磊也遭调查。这二胡姐妹花被称为金道铭的两个红颜“白手套”。这俩姐妹,也被指与多名山西落马贪官的有交集。

金道铭

“政事儿”发现,胡昕、胡磊两姐妹原是太谷县铁三局第三工程处职工的孩子。随后,胡家搬到太原,2002年其父亲胡祥俊在北京注册第一家“奥科新得科贸有限公司”,主营业务包括计算机网络系统的电子工程。从这开始,胡氏企业开始迅速扩张,涉及房地产、煤矿、信息技术等。胡昕也随之开始了商海浮沉,而转折出现在2008年左右。

据媒体报道,在2008到2009年左右,因为一位丧偶厅官找对象,胡昕、胡磊被介绍进入太原的厅官圈,并与金道铭结识。

2009年,胡氏家族新建了4家公司,一张横跨房地产、煤矿、电子政务等行业的胡氏商业版图开始建立。

而在胡昕的老家,“胡老二”(指胡昕的父亲胡祥俊)的女儿和一位省领导在一起并且赚了上亿的消息,已经传开。

2014年12月,金道铭被中纪委通报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索取、收受巨额贿赂;收受礼金礼品;与他人通奸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金道铭,胡昕也与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,山西省委原常委、原副省长杜善学都有交集。

“头号警花”王菲

郑少东情妇,与陈绍基“关系不一般”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上述“公共情妇”,另一名周旋于各个官场之间、利用自身美色获得权力资源的,则是涉及到多宗案件、被称为中国“头号警花”的王菲。

据媒体报道,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王菲,曾是部队的一名普通文艺干事,面容姣好,声音甜美,能歌善舞。2000年转业时,她被安排到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。刚工作时,她十分卖力地展示自己的文艺特长,只用很短的时间,就获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。

王菲每天都开着一辆白色敞篷跑车上班。据其同事介绍,“不少人怀疑她是哪位高官的情妇,毕竟她年轻、漂亮,有这个资本。”

2001年冬,公安部和中央电视台联合筹备“盛世金盾情——公安部2002年春节晚会”时,王菲与央视著名主持人联袂出场,担任主持人。此后,王菲也被称为“头号警花”。

2002年,王菲被借调到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。有报道称,她在2002年初主持公安部春节晚会时,结识了当时还是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郑少东,此后二人一直保持着“亲密关系”。

而据媒体报道,王菲之所以能够进入省公安厅,与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的陈绍基不无关系。陈绍基喜爱书法,是一个附庸风雅之人,与不少文艺界人士有密切来往。据称,“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,并不意外。”

郑少东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郑少东晋升为公安部党委委员、部长助理后,王菲也被调进公安部,担任处级干部。

2009年,郑少东被查。此后不久,王菲被郑少东案专案组带走。有报道称,王菲在被办案人员约谈时,主动交待说自己和多名高官有染,其中就有已被“双规”的公安部领导郑少东。

原标题:“公共情人”背后的落马省部级官员们

近日,深陷广东揭阳腐败窝案的神秘女子“许小婉”,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被法院以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“许小婉”真名叫许秋琳,据媒体报道,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许小婉,在过往的省部级落官员贪腐案中,也曾牵出过不少“公共情妇”。

许小婉

“万庆良与陈弘平共有情妇”

2015年6月,继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、揭阳市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、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原副科长、总工程室原主任罗荣辉先后在佛山受审后,另一名牵扯到广东省揭阳市官场腐败窝案的女子——许秋琳涉嫌行贿案,也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近日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许秋琳以行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许秋琳,曾用名许小婉。据媒体报道,许秋琳背后藏着一段“比重庆赵红霞与雷政富等官员还要狗血的故事”,被指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万庆良受审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04年至2008年,万庆良担任揭阳市委书记,陈弘平担任副书记,许秋琳是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据媒体报道,广东省纪委在查办陈弘平案时,发现陈有情妇并育有一子。在询问该涉案女子时,其最终供出与万庆良亦秘密育有一子。另称,万庆良结识该女子在先,万庆良、陈弘平两人彼此之间对对方的事均不知情。

该女子便是许秋琳。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15年4月,陈弘平在佛山中院受审,他在当天庭审最后阶段,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。“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,都是我害了他们,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,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。”

而许秋琳在2015年6月庭审最后陈述阶段说到,“我出生后就被父母抛弃,从小是外公外婆抚养我长大成人,5岁开始生活就可以自理。我有六个孩子,最小的才10个月,其次一个23个月,快三年了我没有见过他们,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了,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。”

李薇

李薇

李嘉廷、陈同海、杜世成三人共占情妇

李薇是一名让全国瞩目的“公共情妇“,她是越南出生的法越混血儿。

据媒体报道,李薇本为越南居民,因避战乱,七岁左右随父迁入云南省红河州。

1996年,33岁的李薇拿到了第一个合法身份证件,并很快与一名处于离异状态的时任红河州烟草局主要领导结婚。得益于丈夫的引见,以及烟草这一线性的人脉关系,李薇迅速接近本地高层,其中包括被其视为“家门”的时任云南省长李嘉廷,并发展成为情人关系。

2001年,李嘉廷被查,两年后因受贿1810余万元终审判处死缓,而李薇则涉案不深,侥幸脱险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李嘉廷案发后,李薇对身边人所说:“不能将所有的资源与机会寄托在一个人身上,要组成一个巨大的关系网,伞一样的网。”

随后,李薇到北京,经人介绍,认识了中国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,又经陈同海引见与山东省委原副书记、青岛市委原书记杜世成相识。这个异乡女子,由此周旋于多个省部级高官之间,并一直与各方保持暧昧的关系。

陈同海

2007年10月,陈同海被“双规”,2008年1月被指罪名涉及“利用职权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;生活腐化”等,这里的情妇便是李薇。

2008年2月,原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案在厦门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宣判,杜因受贿罪获刑无期,他被认定受贿626万余元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杜世成的“双开”通报显示,他在担任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和市长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,本人或伙同情妇收受他人财物达数百万元;生活腐化。

胡昕、胡磊“姐妹花”

均为金道铭情人,并与多名山西落马官员有交集

2014年2月,中纪委宣布对金道铭进行组织调查。这位在山西省为官8年,先后任省纪委书记、省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的金道铭,最终在就任省人大副主任月余后,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。

据媒体披露,金道铭案发,源于两名山西女子胡昕、胡磊。这两人据称是姐妹,均为金道铭的情人。

随后3月,两位山西女子——胡昕、胡磊也遭调查。这二胡姐妹花被称为金道铭的两个红颜“白手套”。这俩姐妹,也被指与多名山西落马贪官的有交集。

金道铭

“政事儿”发现,胡昕、胡磊两姐妹原是太谷县铁三局第三工程处职工的孩子。随后,胡家搬到太原,2002年其父亲胡祥俊在北京注册第一家“奥科新得科贸有限公司”,主营业务包括计算机网络系统的电子工程。从这开始,胡氏企业开始迅速扩张,涉及房地产、煤矿、信息技术等。胡昕也随之开始了商海浮沉,而转折出现在2008年左右。

据媒体报道,在2008到2009年左右,因为一位丧偶厅官找对象,胡昕、胡磊被介绍进入太原的厅官圈,并与金道铭结识。

2009年,胡氏家族新建了4家公司,一张横跨房地产、煤矿、电子政务等行业的胡氏商业版图开始建立。

而在胡昕的老家,“胡老二”(指胡昕的父亲胡祥俊)的女儿和一位省领导在一起并且赚了上亿的消息,已经传开。

2014年12月,金道铭被中纪委通报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索取、收受巨额贿赂;收受礼金礼品;与他人通奸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金道铭,胡昕也与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,山西省委原常委、原副省长杜善学都有交集。

“头号警花”王菲

郑少东情妇,与陈绍基“关系不一般”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上述“公共情妇”,另一名周旋于各个官场之间、利用自身美色获得权力资源的,则是涉及到多宗案件、被称为中国“头号警花”的王菲。

据媒体报道,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王菲,曾是部队的一名普通文艺干事,面容姣好,声音甜美,能歌善舞。2000年转业时,她被安排到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。刚工作时,她十分卖力地展示自己的文艺特长,只用很短的时间,就获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。

王菲每天都开着一辆白色敞篷跑车上班。据其同事介绍,“不少人怀疑她是哪位高官的情妇,毕竟她年轻、漂亮,有这个资本。”

2001年冬,公安部和中央电视台联合筹备“盛世金盾情——公安部2002年春节晚会”时,王菲与央视著名主持人联袂出场,担任主持人。此后,王菲也被称为“头号警花”。

2002年,王菲被借调到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。有报道称,她在2002年初主持公安部春节晚会时,结识了当时还是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郑少东,此后二人一直保持着“亲密关系”。

而据媒体报道,王菲之所以能够进入省公安厅,与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的陈绍基不无关系。陈绍基喜爱书法,是一个附庸风雅之人,与不少文艺界人士有密切来往。据称,“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,并不意外。”

郑少东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郑少东晋升为公安部党委委员、部长助理后,王菲也被调进公安部,担任处级干部。

2009年,郑少东被查。此后不久,王菲被郑少东案专案组带走。有报道称,王菲在被办案人员约谈时,主动交待说自己和多名高官有染,其中就有已被“双规”的公安部领导郑少东。

原标题:“公共情人”背后的落马省部级官员们

近日,深陷广东揭阳腐败窝案的神秘女子“许小婉”,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被法院以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“许小婉”真名叫许秋琳,据媒体报道,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许小婉,在过往的省部级落官员贪腐案中,也曾牵出过不少“公共情妇”。

许小婉

“万庆良与陈弘平共有情妇”

2015年6月,继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、揭阳市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、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原副科长、总工程室原主任罗荣辉先后在佛山受审后,另一名牵扯到广东省揭阳市官场腐败窝案的女子——许秋琳涉嫌行贿案,也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近日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许秋琳以行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许秋琳,曾用名许小婉。据媒体报道,许秋琳背后藏着一段“比重庆赵红霞与雷政富等官员还要狗血的故事”,被指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万庆良受审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04年至2008年,万庆良担任揭阳市委书记,陈弘平担任副书记,许秋琳是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据媒体报道,广东省纪委在查办陈弘平案时,发现陈有情妇并育有一子。在询问该涉案女子时,其最终供出与万庆良亦秘密育有一子。另称,万庆良结识该女子在先,万庆良、陈弘平两人彼此之间对对方的事均不知情。

该女子便是许秋琳。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15年4月,陈弘平在佛山中院受审,他在当天庭审最后阶段,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。“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,都是我害了他们,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,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。”

而许秋琳在2015年6月庭审最后陈述阶段说到,“我出生后就被父母抛弃,从小是外公外婆抚养我长大成人,5岁开始生活就可以自理。我有六个孩子,最小的才10个月,其次一个23个月,快三年了我没有见过他们,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了,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。”

李薇

李薇

李嘉廷、陈同海、杜世成三人共占情妇

李薇是一名让全国瞩目的“公共情妇“,她是越南出生的法越混血儿。

据媒体报道,李薇本为越南居民,因避战乱,七岁左右随父迁入云南省红河州。

1996年,33岁的李薇拿到了第一个合法身份证件,并很快与一名处于离异状态的时任红河州烟草局主要领导结婚。得益于丈夫的引见,以及烟草这一线性的人脉关系,李薇迅速接近本地高层,其中包括被其视为“家门”的时任云南省长李嘉廷,并发展成为情人关系。

2001年,李嘉廷被查,两年后因受贿1810余万元终审判处死缓,而李薇则涉案不深,侥幸脱险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李嘉廷案发后,李薇对身边人所说:“不能将所有的资源与机会寄托在一个人身上,要组成一个巨大的关系网,伞一样的网。”

随后,李薇到北京,经人介绍,认识了中国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,又经陈同海引见与山东省委原副书记、青岛市委原书记杜世成相识。这个异乡女子,由此周旋于多个省部级高官之间,并一直与各方保持暧昧的关系。

陈同海

2007年10月,陈同海被“双规”,2008年1月被指罪名涉及“利用职权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;生活腐化”等,这里的情妇便是李薇。

2008年2月,原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案在厦门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宣判,杜因受贿罪获刑无期,他被认定受贿626万余元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杜世成的“双开”通报显示,他在担任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和市长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,本人或伙同情妇收受他人财物达数百万元;生活腐化。

胡昕、胡磊“姐妹花”

均为金道铭情人,并与多名山西落马官员有交集

2014年2月,中纪委宣布对金道铭进行组织调查。这位在山西省为官8年,先后任省纪委书记、省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的金道铭,最终在就任省人大副主任月余后,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。

据媒体披露,金道铭案发,源于两名山西女子胡昕、胡磊。这两人据称是姐妹,均为金道铭的情人。

随后3月,两位山西女子——胡昕、胡磊也遭调查。这二胡姐妹花被称为金道铭的两个红颜“白手套”。这俩姐妹,也被指与多名山西落马贪官的有交集。

金道铭

“政事儿”发现,胡昕、胡磊两姐妹原是太谷县铁三局第三工程处职工的孩子。随后,胡家搬到太原,2002年其父亲胡祥俊在北京注册第一家“奥科新得科贸有限公司”,主营业务包括计算机网络系统的电子工程。从这开始,胡氏企业开始迅速扩张,涉及房地产、煤矿、信息技术等。胡昕也随之开始了商海浮沉,而转折出现在2008年左右。

据媒体报道,在2008到2009年左右,因为一位丧偶厅官找对象,胡昕、胡磊被介绍进入太原的厅官圈,并与金道铭结识。

2009年,胡氏家族新建了4家公司,一张横跨房地产、煤矿、电子政务等行业的胡氏商业版图开始建立。

而在胡昕的老家,“胡老二”(指胡昕的父亲胡祥俊)的女儿和一位省领导在一起并且赚了上亿的消息,已经传开。

2014年12月,金道铭被中纪委通报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索取、收受巨额贿赂;收受礼金礼品;与他人通奸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金道铭,胡昕也与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,山西省委原常委、原副省长杜善学都有交集。

“头号警花”王菲

郑少东情妇,与陈绍基“关系不一般”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上述“公共情妇”,另一名周旋于各个官场之间、利用自身美色获得权力资源的,则是涉及到多宗案件、被称为中国“头号警花”的王菲。

据媒体报道,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王菲,曾是部队的一名普通文艺干事,面容姣好,声音甜美,能歌善舞。2000年转业时,她被安排到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。刚工作时,她十分卖力地展示自己的文艺特长,只用很短的时间,就获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。

王菲每天都开着一辆白色敞篷跑车上班。据其同事介绍,“不少人怀疑她是哪位高官的情妇,毕竟她年轻、漂亮,有这个资本。”

2001年冬,公安部和中央电视台联合筹备“盛世金盾情——公安部2002年春节晚会”时,王菲与央视著名主持人联袂出场,担任主持人。此后,王菲也被称为“头号警花”。

2002年,王菲被借调到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。有报道称,她在2002年初主持公安部春节晚会时,结识了当时还是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郑少东,此后二人一直保持着“亲密关系”。

而据媒体报道,王菲之所以能够进入省公安厅,与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的陈绍基不无关系。陈绍基喜爱书法,是一个附庸风雅之人,与不少文艺界人士有密切来往。据称,“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,并不意外。”

郑少东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郑少东晋升为公安部党委委员、部长助理后,王菲也被调进公安部,担任处级干部。

2009年,郑少东被查。此后不久,王菲被郑少东案专案组带走。有报道称,王菲在被办案人员约谈时,主动交待说自己和多名高官有染,其中就有已被“双规”的公安部领导郑少东。
      ”

原标题:“公共情人”背后的落马省部级官员们

近日,深陷广东揭阳腐败窝案的神秘女子“许小婉”,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被法院以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“许小婉”真名叫许秋琳,据媒体报道,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许小婉,在过往的省部级落官员贪腐案中,也曾牵出过不少“公共情妇”。

许小婉

“万庆良与陈弘平共有情妇”

2015年6月,继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、揭阳市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、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原副科长、总工程室原主任罗荣辉先后在佛山受审后,另一名牵扯到广东省揭阳市官场腐败窝案的女子——许秋琳涉嫌行贿案,也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近日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许秋琳以行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许秋琳,曾用名许小婉。据媒体报道,许秋琳背后藏着一段“比重庆赵红霞与雷政富等官员还要狗血的故事”,被指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万庆良受审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04年至2008年,万庆良担任揭阳市委书记,陈弘平担任副书记,许秋琳是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据媒体报道,广东省纪委在查办陈弘平案时,发现陈有情妇并育有一子。在询问该涉案女子时,其最终供出与万庆良亦秘密育有一子。另称,万庆良结识该女子在先,万庆良、陈弘平两人彼此之间对对方的事均不知情。

该女子便是许秋琳。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15年4月,陈弘平在佛山中院受审,他在当天庭审最后阶段,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。“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,都是我害了他们,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,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。”

而许秋琳在2015年6月庭审最后陈述阶段说到,“我出生后就被父母抛弃,从小是外公外婆抚养我长大成人,5岁开始生活就可以自理。我有六个孩子,最小的才10个月,其次一个23个月,快三年了我没有见过他们,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了,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。”

李薇

李薇

李嘉廷、陈同海、杜世成三人共占情妇

李薇是一名让全国瞩目的“公共情妇“,她是越南出生的法越混血儿。

据媒体报道,李薇本为越南居民,因避战乱,七岁左右随父迁入云南省红河州。

1996年,33岁的李薇拿到了第一个合法身份证件,并很快与一名处于离异状态的时任红河州烟草局主要领导结婚。得益于丈夫的引见,以及烟草这一线性的人脉关系,李薇迅速接近本地高层,其中包括被其视为“家门”的时任云南省长李嘉廷,并发展成为情人关系。

2001年,李嘉廷被查,两年后因受贿1810余万元终审判处死缓,而李薇则涉案不深,侥幸脱险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李嘉廷案发后,李薇对身边人所说:“不能将所有的资源与机会寄托在一个人身上,要组成一个巨大的关系网,伞一样的网。”

随后,李薇到北京,经人介绍,认识了中国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,又经陈同海引见与山东省委原副书记、青岛市委原书记杜世成相识。这个异乡女子,由此周旋于多个省部级高官之间,并一直与各方保持暧昧的关系。

陈同海

2007年10月,陈同海被“双规”,2008年1月被指罪名涉及“利用职权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;生活腐化”等,这里的情妇便是李薇。

2008年2月,原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案在厦门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宣判,杜因受贿罪获刑无期,他被认定受贿626万余元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杜世成的“双开”通报显示,他在担任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和市长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,本人或伙同情妇收受他人财物达数百万元;生活腐化。

胡昕、胡磊“姐妹花”

均为金道铭情人,并与多名山西落马官员有交集

2014年2月,中纪委宣布对金道铭进行组织调查。这位在山西省为官8年,先后任省纪委书记、省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的金道铭,最终在就任省人大副主任月余后,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。

据媒体披露,金道铭案发,源于两名山西女子胡昕、胡磊。这两人据称是姐妹,均为金道铭的情人。

随后3月,两位山西女子——胡昕、胡磊也遭调查。这二胡姐妹花被称为金道铭的两个红颜“白手套”。这俩姐妹,也被指与多名山西落马贪官的有交集。

金道铭

“政事儿”发现,胡昕、胡磊两姐妹原是太谷县铁三局第三工程处职工的孩子。随后,胡家搬到太原,2002年其父亲胡祥俊在北京注册第一家“奥科新得科贸有限公司”,主营业务包括计算机网络系统的电子工程。从这开始,胡氏企业开始迅速扩张,涉及房地产、煤矿、信息技术等。胡昕也随之开始了商海浮沉,而转折出现在2008年左右。

据媒体报道,在2008到2009年左右,因为一位丧偶厅官找对象,胡昕、胡磊被介绍进入太原的厅官圈,并与金道铭结识。

2009年,胡氏家族新建了4家公司,一张横跨房地产、煤矿、电子政务等行业的胡氏商业版图开始建立。

而在胡昕的老家,“胡老二”(指胡昕的父亲胡祥俊)的女儿和一位省领导在一起并且赚了上亿的消息,已经传开。

2014年12月,金道铭被中纪委通报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索取、收受巨额贿赂;收受礼金礼品;与他人通奸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金道铭,胡昕也与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,山西省委原常委、原副省长杜善学都有交集。

“头号警花”王菲

郑少东情妇,与陈绍基“关系不一般”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上述“公共情妇”,另一名周旋于各个官场之间、利用自身美色获得权力资源的,则是涉及到多宗案件、被称为中国“头号警花”的王菲。

据媒体报道,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王菲,曾是部队的一名普通文艺干事,面容姣好,声音甜美,能歌善舞。2000年转业时,她被安排到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。刚工作时,她十分卖力地展示自己的文艺特长,只用很短的时间,就获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。

王菲每天都开着一辆白色敞篷跑车上班。据其同事介绍,“不少人怀疑她是哪位高官的情妇,毕竟她年轻、漂亮,有这个资本。”

2001年冬,公安部和中央电视台联合筹备“盛世金盾情——公安部2002年春节晚会”时,王菲与央视著名主持人联袂出场,担任主持人。此后,王菲也被称为“头号警花”。

2002年,王菲被借调到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。有报道称,她在2002年初主持公安部春节晚会时,结识了当时还是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郑少东,此后二人一直保持着“亲密关系”。

而据媒体报道,王菲之所以能够进入省公安厅,与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的陈绍基不无关系。陈绍基喜爱书法,是一个附庸风雅之人,与不少文艺界人士有密切来往。据称,“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,并不意外。”

郑少东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郑少东晋升为公安部党委委员、部长助理后,王菲也被调进公安部,担任处级干部。

2009年,郑少东被查。此后不久,王菲被郑少东案专案组带走。有报道称,王菲在被办案人员约谈时,主动交待说自己和多名高官有染,其中就有已被“双规”的公安部领导郑少东。

原标题:“公共情人”背后的落马省部级官员们

近日,深陷广东揭阳腐败窝案的神秘女子“许小婉”,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被法院以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“许小婉”真名叫许秋琳,据媒体报道,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许小婉,在过往的省部级落官员贪腐案中,也曾牵出过不少“公共情妇”。

许小婉

“万庆良与陈弘平共有情妇”

2015年6月,继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、揭阳市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、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原副科长、总工程室原主任罗荣辉先后在佛山受审后,另一名牵扯到广东省揭阳市官场腐败窝案的女子——许秋琳涉嫌行贿案,也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近日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许秋琳以行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许秋琳,曾用名许小婉。据媒体报道,许秋琳背后藏着一段“比重庆赵红霞与雷政富等官员还要狗血的故事”,被指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万庆良受审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04年至2008年,万庆良担任揭阳市委书记,陈弘平担任副书记,许秋琳是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据媒体报道,广东省纪委在查办陈弘平案时,发现陈有情妇并育有一子。在询问该涉案女子时,其最终供出与万庆良亦秘密育有一子。另称,万庆良结识该女子在先,万庆良、陈弘平两人彼此之间对对方的事均不知情。

该女子便是许秋琳。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15年4月,陈弘平在佛山中院受审,他在当天庭审最后阶段,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。“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,都是我害了他们,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,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。”

而许秋琳在2015年6月庭审最后陈述阶段说到,“我出生后就被父母抛弃,从小是外公外婆抚养我长大成人,5岁开始生活就可以自理。我有六个孩子,最小的才10个月,其次一个23个月,快三年了我没有见过他们,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了,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。”

李薇

李薇

李嘉廷、陈同海、杜世成三人共占情妇

李薇是一名让全国瞩目的“公共情妇“,她是越南出生的法越混血儿。

据媒体报道,李薇本为越南居民,因避战乱,七岁左右随父迁入云南省红河州。

1996年,33岁的李薇拿到了第一个合法身份证件,并很快与一名处于离异状态的时任红河州烟草局主要领导结婚。得益于丈夫的引见,以及烟草这一线性的人脉关系,李薇迅速接近本地高层,其中包括被其视为“家门”的时任云南省长李嘉廷,并发展成为情人关系。

2001年,李嘉廷被查,两年后因受贿1810余万元终审判处死缓,而李薇则涉案不深,侥幸脱险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李嘉廷案发后,李薇对身边人所说:“不能将所有的资源与机会寄托在一个人身上,要组成一个巨大的关系网,伞一样的网。”

随后,李薇到北京,经人介绍,认识了中国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,又经陈同海引见与山东省委原副书记、青岛市委原书记杜世成相识。这个异乡女子,由此周旋于多个省部级高官之间,并一直与各方保持暧昧的关系。

陈同海

2007年10月,陈同海被“双规”,2008年1月被指罪名涉及“利用职权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;生活腐化”等,这里的情妇便是李薇。

2008年2月,原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案在厦门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宣判,杜因受贿罪获刑无期,他被认定受贿626万余元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杜世成的“双开”通报显示,他在担任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和市长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,本人或伙同情妇收受他人财物达数百万元;生活腐化。

胡昕、胡磊“姐妹花”

均为金道铭情人,并与多名山西落马官员有交集

2014年2月,中纪委宣布对金道铭进行组织调查。这位在山西省为官8年,先后任省纪委书记、省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的金道铭,最终在就任省人大副主任月余后,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。

据媒体披露,金道铭案发,源于两名山西女子胡昕、胡磊。这两人据称是姐妹,均为金道铭的情人。

随后3月,两位山西女子——胡昕、胡磊也遭调查。这二胡姐妹花被称为金道铭的两个红颜“白手套”。这俩姐妹,也被指与多名山西落马贪官的有交集。

金道铭

“政事儿”发现,胡昕、胡磊两姐妹原是太谷县铁三局第三工程处职工的孩子。随后,胡家搬到太原,2002年其父亲胡祥俊在北京注册第一家“奥科新得科贸有限公司”,主营业务包括计算机网络系统的电子工程。从这开始,胡氏企业开始迅速扩张,涉及房地产、煤矿、信息技术等。胡昕也随之开始了商海浮沉,而转折出现在2008年左右。

据媒体报道,在2008到2009年左右,因为一位丧偶厅官找对象,胡昕、胡磊被介绍进入太原的厅官圈,并与金道铭结识。

2009年,胡氏家族新建了4家公司,一张横跨房地产、煤矿、电子政务等行业的胡氏商业版图开始建立。

而在胡昕的老家,“胡老二”(指胡昕的父亲胡祥俊)的女儿和一位省领导在一起并且赚了上亿的消息,已经传开。

2014年12月,金道铭被中纪委通报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索取、收受巨额贿赂;收受礼金礼品;与他人通奸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金道铭,胡昕也与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,山西省委原常委、原副省长杜善学都有交集。

“头号警花”王菲

郑少东情妇,与陈绍基“关系不一般”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上述“公共情妇”,另一名周旋于各个官场之间、利用自身美色获得权力资源的,则是涉及到多宗案件、被称为中国“头号警花”的王菲。

据媒体报道,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王菲,曾是部队的一名普通文艺干事,面容姣好,声音甜美,能歌善舞。2000年转业时,她被安排到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。刚工作时,她十分卖力地展示自己的文艺特长,只用很短的时间,就获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。

王菲每天都开着一辆白色敞篷跑车上班。据其同事介绍,“不少人怀疑她是哪位高官的情妇,毕竟她年轻、漂亮,有这个资本。”

2001年冬,公安部和中央电视台联合筹备“盛世金盾情——公安部2002年春节晚会”时,王菲与央视著名主持人联袂出场,担任主持人。此后,王菲也被称为“头号警花”。

2002年,王菲被借调到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。有报道称,她在2002年初主持公安部春节晚会时,结识了当时还是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郑少东,此后二人一直保持着“亲密关系”。

而据媒体报道,王菲之所以能够进入省公安厅,与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的陈绍基不无关系。陈绍基喜爱书法,是一个附庸风雅之人,与不少文艺界人士有密切来往。据称,“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,并不意外。”

郑少东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郑少东晋升为公安部党委委员、部长助理后,王菲也被调进公安部,担任处级干部。

2009年,郑少东被查。此后不久,王菲被郑少东案专案组带走。有报道称,王菲在被办案人员约谈时,主动交待说自己和多名高官有染,其中就有已被“双规”的公安部领导郑少东。

原标题:“公共情人”背后的落马省部级官员们

近日,深陷广东揭阳腐败窝案的神秘女子“许小婉”,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被法院以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“许小婉”真名叫许秋琳,据媒体报道,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许小婉,在过往的省部级落官员贪腐案中,也曾牵出过不少“公共情妇”。

许小婉

“万庆良与陈弘平共有情妇”

2015年6月,继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、揭阳市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、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原副科长、总工程室原主任罗荣辉先后在佛山受审后,另一名牵扯到广东省揭阳市官场腐败窝案的女子——许秋琳涉嫌行贿案,也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近日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,许秋琳以行贿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。

许秋琳,曾用名许小婉。据媒体报道,许秋琳背后藏着一段“比重庆赵红霞与雷政富等官员还要狗血的故事”,被指是广东省委原常委、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与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的“公共情妇”。

万庆良受审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04年至2008年,万庆良担任揭阳市委书记,陈弘平担任副书记,许秋琳是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
据媒体报道,广东省纪委在查办陈弘平案时,发现陈有情妇并育有一子。在询问该涉案女子时,其最终供出与万庆良亦秘密育有一子。另称,万庆良结识该女子在先,万庆良、陈弘平两人彼此之间对对方的事均不知情。

该女子便是许秋琳。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2015年4月,陈弘平在佛山中院受审,他在当天庭审最后阶段,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。“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,都是我害了他们,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,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。”

而许秋琳在2015年6月庭审最后陈述阶段说到,“我出生后就被父母抛弃,从小是外公外婆抚养我长大成人,5岁开始生活就可以自理。我有六个孩子,最小的才10个月,其次一个23个月,快三年了我没有见过他们,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了,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。”

李薇

李薇

李嘉廷、陈同海、杜世成三人共占情妇

李薇是一名让全国瞩目的“公共情妇“,她是越南出生的法越混血儿。

据媒体报道,李薇本为越南居民,因避战乱,七岁左右随父迁入云南省红河州。

1996年,33岁的李薇拿到了第一个合法身份证件,并很快与一名处于离异状态的时任红河州烟草局主要领导结婚。得益于丈夫的引见,以及烟草这一线性的人脉关系,李薇迅速接近本地高层,其中包括被其视为“家门”的时任云南省长李嘉廷,并发展成为情人关系。

2001年,李嘉廷被查,两年后因受贿1810余万元终审判处死缓,而李薇则涉案不深,侥幸脱险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李嘉廷案发后,李薇对身边人所说:“不能将所有的资源与机会寄托在一个人身上,要组成一个巨大的关系网,伞一样的网。”

随后,李薇到北京,经人介绍,认识了中国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,又经陈同海引见与山东省委原副书记、青岛市委原书记杜世成相识。这个异乡女子,由此周旋于多个省部级高官之间,并一直与各方保持暧昧的关系。

陈同海

2007年10月,陈同海被“双规”,2008年1月被指罪名涉及“利用职权为情妇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;生活腐化”等,这里的情妇便是李薇。

2008年2月,原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案在厦门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宣判,杜因受贿罪获刑无期,他被认定受贿626万余元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杜世成的“双开”通报显示,他在担任山东省委副书记、青岛市委书记和市长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,本人或伙同情妇收受他人财物达数百万元;生活腐化。

胡昕、胡磊“姐妹花”

均为金道铭情人,并与多名山西落马官员有交集

2014年2月,中纪委宣布对金道铭进行组织调查。这位在山西省为官8年,先后任省纪委书记、省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的金道铭,最终在就任省人大副主任月余后,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。

据媒体披露,金道铭案发,源于两名山西女子胡昕、胡磊。这两人据称是姐妹,均为金道铭的情人。

随后3月,两位山西女子——胡昕、胡磊也遭调查。这二胡姐妹花被称为金道铭的两个红颜“白手套”。这俩姐妹,也被指与多名山西落马贪官的有交集。

金道铭

“政事儿”发现,胡昕、胡磊两姐妹原是太谷县铁三局第三工程处职工的孩子。随后,胡家搬到太原,2002年其父亲胡祥俊在北京注册第一家“奥科新得科贸有限公司”,主营业务包括计算机网络系统的电子工程。从这开始,胡氏企业开始迅速扩张,涉及房地产、煤矿、信息技术等。胡昕也随之开始了商海浮沉,而转折出现在2008年左右。

据媒体报道,在2008到2009年左右,因为一位丧偶厅官找对象,胡昕、胡磊被介绍进入太原的厅官圈,并与金道铭结识。

2009年,胡氏家族新建了4家公司,一张横跨房地产、煤矿、电子政务等行业的胡氏商业版图开始建立。

而在胡昕的老家,“胡老二”(指胡昕的父亲胡祥俊)的女儿和一位省领导在一起并且赚了上亿的消息,已经传开。

2014年12月,金道铭被中纪委通报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索取、收受巨额贿赂;收受礼金礼品;与他人通奸。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金道铭,胡昕也与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,山西省委原常委、原副省长杜善学都有交集。

“头号警花”王菲

郑少东情妇,与陈绍基“关系不一般”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除了上述“公共情妇”,另一名周旋于各个官场之间、利用自身美色获得权力资源的,则是涉及到多宗案件、被称为中国“头号警花”的王菲。

据媒体报道,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王菲,曾是部队的一名普通文艺干事,面容姣好,声音甜美,能歌善舞。2000年转业时,她被安排到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。刚工作时,她十分卖力地展示自己的文艺特长,只用很短的时间,就获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。

王菲每天都开着一辆白色敞篷跑车上班。据其同事介绍,“不少人怀疑她是哪位高官的情妇,毕竟她年轻、漂亮,有这个资本。”

2001年冬,公安部和中央电视台联合筹备“盛世金盾情——公安部2002年春节晚会”时,王菲与央视著名主持人联袂出场,担任主持人。此后,王菲也被称为“头号警花”。

2002年,王菲被借调到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。有报道称,她在2002年初主持公安部春节晚会时,结识了当时还是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郑少东,此后二人一直保持着“亲密关系”。

而据媒体报道,王菲之所以能够进入省公安厅,与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的陈绍基不无关系。陈绍基喜爱书法,是一个附庸风雅之人,与不少文艺界人士有密切来往。据称,“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,并不意外。”

郑少东

“政事儿”注意到,郑少东晋升为公安部党委委员、部长助理后,王菲也被调进公安部,担任处级干部。

2009年,郑少东被查。此后不久,王菲被郑少东案专案组带走。有报道称,王菲在被办案人员约谈时,主动交待说自己和多名高官有染,其中就有已被“双规”的公安部领导郑少东。

文章关健字: 第二十六届“应氏杯”中国大学生围棋赛竞赛规程 备战马术三项大师赛!华天与爱驹堂亮相英国赛场

  • 最热评论

  • 抱歉,暂无相关评论...

热搜排行

友情链接